无标题文档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博客公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间记忆
    <<  < 2010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博客登陆
最新日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留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博客相册
博客好友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情连接
博客统计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http://hi.baidu.com/xiechenyan/blog

不过对我来说,其实在哪都差不多,反正基本上只发文,囧

By:谢沉颜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第六章 凤凰木下栖

等谈无欲的灵识无以为续不得不回到断极悬桥时,素还真的尸棺已经给昭穆尊带去了不老城,谈无欲当时第一反应是:啊,没赶上告别~素还真一个人离开时该是多么伤心~
…………
!!!!
谈无欲一瞬间反应过来时简直满面黑线,他闷闷不乐地想:这不是我的想法这一定不是我的想法——事实上除了针锋相对,他实在已经忘了怎么跟素还真平和的相处。
谈无欲认真反省这算不算是跟儒门那个为人惫懒无聊的龙首厮混久后的近墨者黑。
生平第一次,身体给囚在狭小的云棺中,灵识无法支持过长时间远游,于是似给所有人都遗忘了一样,谈无欲静静地一个人聆听着寂寞的声音。
后来终于是耐不住无聊,几百年的生活惯性,争斗简直已经成了他的一种本能和生活方式,于是黑发剑者现身江湖。
很让人啼笑皆非的,江湖上相应的也有了白发剑者,谈无欲不止一次反思:这算不算,同修百年的心有灵犀?
何其狗血。
随后发生的一切,自然而然得像是演戏。
玄机门启,日月重生,苍龙再出,再然后六弦断,双剑出,几番苦战,终又见乾坤朗朗,只是素还真昏迷,谈无欲伤重。
中原苦境又渡过一次危机,所有人都在欢笑,在这一片喧扰沸腾中,谈无欲突然从四肢百骸中生出一股深深的倦意,他望着那些曾经并肩作战的最亲密的人们,一言不发,默默转身去看素还真。
……

By:谢沉颜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命若琴弦 ·1·

  我知道,对于母亲的世界来说,我是个叛徒。

  我能满面笑容地侍奉着帝释天,哪怕他是我的杀父仇人;我能事不关己地看着帝释天毁灭一个又一个的神族,哪怕下一个就是我必须守护的干闼婆族;我能毫不动容地宣告自己马上履行干闼婆王的职责,哪怕我母亲还健在人世;我能……

  是的,我能带着最纯真无辜的笑容做着这些令属于母亲世界的人悚然动容的事情。可是,那又怎样?!

  即使我自己早已预见了这样的未来,为了守护我最重要的人,在三百年前,我还是选择了背叛!

  “干闼婆王,怎么停下来了?”

  帝释天饶有兴趣地用他一向冷淡的湛绿深眸注视着我,唇角一如既往地牵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与整天用笑容在脸上涂抹成一个面具的我不同,那是一种心不在焉的笑。

  他杀死我父亲时脸上也带着这种笑吗?

  没有答案,也永远不会有答案。因为父亲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相当模糊的存在,我有关他的最后一则记忆就是当他死于帝释天剑下时看着我的眼神——那是一个濒死的父亲看着年幼无助的女儿时为自己的无力而感到愤怒与绝望的眼神,是一种混合了悲伤和爱的眼神。


……
By:谢沉颜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圣传帝修武侠衍生]《只是平淡》

                      By 凝(碧水凝香)

  帝释十七岁,初入江湖。帝释马上就领教了它的动荡不宁。人们都说那是因为有了魔教兴风作浪。帝释信。


  帝释十八岁,那一年,他第一次见到非天,当时,非天十九岁。那是一次偶然:一天,有消息说有了魔教教主的踪影,自恃一身好武艺,算得上是年少轻狂的帝释,当即与几个朋友去了地头杀魔主。到了地头,帝释只看到一个白衣书生随着个小童在山顶喝酒。当时正是黄昏,有着彩霞满天,帝释看见那个白衣书生拿了酒杯对自己微笑:“要喝酒吗?”笑容三分真三分诚外加三分清一分的傲。就那样的相识,然后,就成了朋友。


……
By:谢沉颜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那年冬天,静静花开》——《水中花》读书笔记


                        

  春天刚来的时候,在人群中,帝释不经意地一回首,认识了非天。樱花谢的时候,这个是他公司上司的男人成了他的情人。

  夏天到了,山顶那个清寂的古庙里,怒放着一池白莲,寂寞幽艳,帝释问非天:“很寂寞的花吧,像不像你?”
  非天抬起头看了看,漫不经心:“到冬天时,让你看看更寂寞的花。”
  “是梅花吗?”
  非天摇摇头,没有回答,只是淡淡地笑,藏在茶色玻璃镜片后的眼睛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枫叶红时,帝释已经记不清自己问了非天几次:“我爱你,你呢?你爱我吗?”
  每次非天只是清清淡淡地笑笑,从不回答,藏在茶色玻璃镜片后的眼睛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终于,有一次,帝释发怒了:
  “你到底爱不爱我?……
  “我觉得我对你的爱比十个你对我的爱都要多……
  “我也是人,也是要人疼的!……”
  非天愣了愣,似有些困惑,好一会,才轻轻地说:“对不起。” 藏在茶色玻璃镜片后的眼睛仍是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帝释突然泄了气,走过去,摘掉非天的眼镜,吻他,仍是看不清他眼睛的表情。
  接吻时,非天从来都是闭着眼的。


……
By:谢沉颜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N年前的旧文,近来在XQ看圣传怀旧贴,勾起很深的感怀来,于是翻出来以示纪念~

《各得其所》之《心之秤》阿修罗王篇——向木木致敬~


成为王后不久,他开始听到弦断的声音——斩杀魔族时,虚以应酬时,一人独处时,他老是听见弦断的声音。
他甚至能清楚地感觉到神经线一根一根地绷紧,再一点一点变细拉长,最后,一下绷断。
那清脆的弦断声是如此地真实,仿佛一伸手就可以触摸,这种感觉让他快要疯掉疯掉。
高贵优雅的外表下,他闻到了自己疯狂的气息。
当初成为王的那一刻,他不可自制的颤抖。
真冷真冷,在一片纷繁杂芜的历代阿修罗王的记忆里,这个唯一属于他的念头越来越清晰,那种深入骨髓的寒冷让他用力抱紧双臂,手指深深陷入了肉里,血流了出来,在裸露的皮肤上蜿蜒出一道温暖的血痕。
对。温暖。现在的他唯一能感受到的温暖。
真好。血是暖的。他想。
于是,他恋上了血的感觉。
但没用,再多的血也平息不了他心里那无止境的焦虑感。
他迫切地想抓住什么东西,却又茫然地不知道应该去抓住什么,这时有一个念头疯狂地在他耳边叫嚣:儿子!你应该让你的儿子来到这个世界上!
儿子吗?他想,阿修罗吗?他低低地念着这个名字,一个血红的世界似乎就在他眼前展开,他深深战栗着,开始经常性地陷入恍惚状态。
……

By:谢沉颜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各得其所》之《习惯》(帝释篇)


刚开始,是想着征服,于是抓住那个男人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向自己展露的弱点说:我要你!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你霸气四溢。
黑发的守护神有着瞬间的讶异,然后,垂下金色的眸子淡笑:如果这样可以改变星宿的命运的话,你拿去好了。
你为此许下了一个诺言,但你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守诺的人,你对这个让你不无困惑的奇特诺言真有点无须遵守的感觉。
你之所以答应,只是想给无聊的生活加一点刺激,或者说你觉得看看这个枯燥的天界突然间大乱的样子也不错。
后来在一起久了,你发现你并没有征服他,不知不觉间你反而给他吸引。
你开始承认他确实有着身为守护斗神的傲然实力,你开始欣赏他。
你欣赏着他的冷静,他的骄傲,他的残酷,他的坚强。
你认为他就是那个你值得追逐挑战一生的对手。
但马上,你又发现他其实并没有那么完美,虽然平时展现在人面前的他有着冷静坚强的外表,骄傲残酷的决断力,但所谓的无敌手,在褪去了守护斗神的外壳后,其实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有时他会很脆弱。
有时候半夜里他会给噩梦惊醒,他会发呆看着漆黑一片的窗外,偶尔他还会喃喃说那是他的罪,说这话时,他的表情是一种荒凉与空洞交织成的绝望。此时他很矛盾,为着他的私心。
……
By:谢沉颜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布袋边缘]一地鸡毛 7 | 2010-2-5 21:07:00
7
儒门天下近来总觉得人生像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
每次见了疏楼西风给打击一番后,他又会觉得人生其实是茶杯,本身就是个杯具。
及至见了小五,儒门天下又有了新的感悟:人生其实是茶叶,终究要被浸泡在杯具之中。
什么龙门道开,什么再战江湖,什么睥睨天下,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场虚无,身为霹雳中人,翻了天也翻不出BJ的手心去。
于是儒门天下突然分外的觉得心灰意懒。
忧郁多了本来冷肃的一张脸越发面瘫,难得笑一下,不但眼睛里没笑意,还嗖嗖嗖地往外射寒光,谁见了都冻得慌。
素来细心的三分春色先发现不对,于是问疏楼西风:“汝近来是不是又哪刺到他了?吾瞧着他不大正常。”
“他那哪叫不正常,分明是很正常~”疏楼西风没心没肺地笑,“伤春悲秋不正是吾等儒门本色~”
那一刻三分春色深深明白了夏虫不可语冰的含义,沉默了一会后,他开始纳闷为什么素来关心儒门天下的一派秋容怎么没动静。
“他那是没事自己找不痛快!”一派秋容耸耸肩,斩钉截铁的告诉三分春色。
三分春色囧,听一派秋容一脸痛心疾首:“可以全身而退的归隐是件多么可喜可贺的事,可他就是没事干太久了觉得闲得慌。”
“他就是一个劳碌命!”末了一派秋容一句话总结。
精辟!
三分春色默然仰望。
……
By:谢沉颜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布袋边缘]一地鸡毛 6 | 2010-2-1 23:12:00
6
据说小五要出世了。
一派秋容偷偷去瞧了一眼,回来时那神情实在是一言难尽得很,但到底也没说小五怎么样,只是拍拍儒门天下的肩:“到今日吾才明白,汝这一身粉红其实看上去很不错~”
儒门天下瞬间黑了脸。
于是疏楼西风好奇了,勉为其难的从白毛榻上挪起万金之躯前去一探,回来时神情也同样复杂得很,看着儒门天下,难得好声好气说句话:“今日一看,汝之造型还算入眼~”
同去的三分春色抽了抽嘴角。
儒门天下颇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但听着又分明不觉得是什么好话,于是神情也同样纠结无比,只能默默目送疏楼西风一派怃然的携了三分春色离去,道是消散消散闷气,压压惊,看方向是去找夜姑娘。
“吾现在越瞧越觉得汝这身粉红顺眼~”一派秋容踱过来,忍不住又叹了口气,一脸不堪回首的样子。
儒门天下面无表情的打量了下自己的粉红系造型,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忍住杀机毕露:“汝一天不撩拨吾的脾气是不是就一天不痛快?”
一派秋容难得没反驳,只是叹着气走远。
儒门天下一腔郁闷无处可发,于是便也去看小五,等他木着张脸回来后,另三只龙只能听见他喃喃地说:“粉红就粉红吧,当添了个妹妹吧~”
人看着风中凌乱,声音听着似魔似幻。
……
By:谢沉颜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应该生平填的第一只古风词,某天某群里集体抽风产物之一,龙儿剑儿要幽怨,龙妃仙妃一家亲,OHYEAH~
失眠无聊中,我终于唱出来了 - -

http://fc.5sing.com/1773462.html

因缘

曲:王的男人主题曲
词:谢沉颜

(龙首)
花落地,泥也香,把酒祝东风。
疏楼宫灯,且共从容。
忆桃红笑春风,
携手游遍芳踪,
而今燕去人寂庭院空。
情根错,高楼谁与共。
难回首,来程路已穷。
今年花好,不知与谁能相同;
不过如是,皆付一樽中。
人生八苦,苦中痛
浮生百事,事总同
聚散离合,不过一阵落花风
无聊世,再入梦中

(剑子)
月朦胧,云影重,聚散苦匆匆。
苦茶杯酒,深恩错送。
去年今日门中,
人面桃花映红,
而今空对桃花笑春风。
情缘空,良辰难再共;
仙境中,空庭寂寞浓。
情如连锁,恨似回环重重。
情深缘浅,匆匆都断送。
露挂帘栊,点点痛。
……
By:谢沉颜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3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